董思阳21岁当总裁 21岁美女总裁董思阳追踪:我没赚没良心的钱

编辑:热门头条 发表时间:2017-01-10 15:01:26 热度:1139℃

2008年12月26日,董思阳在其博客上刊载了一篇题为《思阳的反思》的博文,文章表示,很多东西是自己必须承受和面对的,因为,既然当初选择了把自己放到媒体的聚光灯下,那么无论何时都应该坦然地面对别人的“放大镜”与质疑。

董思阳21岁当总裁 21岁美女总裁董思阳追踪:我没赚没良心的钱

在博文中,董思阳解释,“喜客多”原在龙之梦购物中心的餐厅确实已更名为“巴国故事”,但仍会出售有机菜,之所以改名,“是公司为了长久地发展所做的战略性调整”。她还承认,当年就读的美国民族大学是“函授性质的商学院”,并提到她正在美国“考察沃顿商学院”。

董思阳21岁当总裁 21岁美女总裁董思阳追踪:我没赚没良心的钱

对于大家质疑《21岁当总裁》中的“思阳语录”,董思阳承认是引用了对她有所启迪的名人名言,“如今已经记不起是在哪里读到过的了,所以没有做详细的说明”,并向读者“真诚道歉”!

董思阳21岁当总裁 21岁美女总裁董思阳追踪:我没赚没良心的钱

记者还注意到,在董思阳博客上的公告栏上,包括“NGO北京副主席”等在内的一些头衔已经被删去。

1月8日上午10时,中国青年报记者按照约定来到位于上海外滩的慧泉国际办公室(董思阳是慧泉国际旗下的慧阳领袖培育学校副校长),接待记者的是慧泉(中国)国际教育集团总裁苏建诚和慧泉(中国)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李秀芳。一小时后,董思阳终于出现在记者面前,记者与她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对话。(以下中国青年报记者简称记者,董思阳简称董。)

“我现在拿哪里的护照,我有几张绿卡,有多少套房子,有多少资产,我不便于说”

记者:你原来叫董×?(注:记者查到董思阳的另外一个名字,应董思阳保护其财产、安全、隐私的要求,文中隐去)

董:是的,原名。记者:董琳是你的名字吗?

董:不是,你不要相信网上说的,我现在把身份证拿出来,你看是不是董×。(并未出示)

记者:现在你拿的是哪里的护照?

董:我现在拿哪里的护照,我有几张绿卡,有多少套房子,有多少资产,我不便于说。有些隐私权应该(保护)。

记者:你什么时候去台湾的?

董:我之前讲的和现在讲的都没有变,我不想再说。

记者:但是以前的报道有说是两岁有说是7岁。

董:7岁都是瞎转载的,我说出来的都是两岁,1988年。

记者:那是什么原因去台湾?

董:我外婆是台湾人,我妈妈是台湾人,我不是纯粹的大陆居民,(我去台湾)就跟台湾人去台湾一样。

记者:那你当时移居台湾是什么名义?

董:我父母离异了,我跟妈妈了。这是我过去痛苦的东西,我不想提。但是某些借助我来炒作的人会受到法律的(制裁),2009年初我会整顿整个媒体行业,包括诽谤的人,昨天刚刚和律师开了会……

李秀芳打断:我觉得媒体(报道)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,我们都要感激。

记者:你父亲现在在哪里?

董:我父亲在哪里我要告诉大家吗?有些东西不便于说。你应该关注我现在的企业做什么!

李秀芳插话:你看过马云的书吗?没有一本是他写的。作品是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的。

“我做这些事情,那是警察的事情,那是我的合伙人信不信任我,这与大家没什么关系”

记者:在我们的报道之后,新加坡的《新明日报》发表一篇文章,说翻阅了历届南洋理工大学学生档案,都没有查到你,怎么解释?

董:我的英文名字叫什么,我的原名叫什么,你是查不到的,我在新加坡的学生护照上的名字你是查不到的。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?你怎么去查?

记者:所以我要问你啊,你能告诉我吗?

董:我不方便告诉你。记者:那我们怎么核实?

董:有些东西我不愿意讲,我现在只想把精力集中在我的事业上,至于这些东西(只会)越炒越大。我希望你们关注我们将来做什么事。这个坏名声已经出去了,你们把我的屋顶已经捅破了。

记者:你如果认为我们损害了你的名声,你可以澄清啊。

董:愿意澄清的我澄清,不愿意澄清的不澄清,尤其是学习成绩什么的我不愿意说。你再写这个文章也没什么意义了,别人都看明白了,央视都抨击过了,你说我怕什么,你这篇文章中国的网站首页到处转载,中国各大报纸都转载。我想用时间说话,我将来做多少实业,捐了多少,你将来会看到的呀。

记者:无论是平时交朋友也好,做生意也好,一个基础就是诚信,如果大家有这么多的怀疑……(被打断)

董:任何人都没有怀疑,除了那个(北师大的)小孩。骂我的人IP都是一个。我去查了,我的律师去查了,凡是骂我的都是一个IP。

记者:你在书中说自己在新加坡卖过花,做过保险推销,做过直销,十几岁就开始做?

董:十五六岁嘛。记者:在新加坡可以吗?

董:不合法。也不是不合法,我是兼职啊,如果是长期就不合法。

记者:兼职也可以吗?

董:兼职为什么不可以?半工半读,国外的小孩都是实践的东西重于理论的东西,新加坡规定,不允许打工,留学生更不允许打工,但是政府规定一周之内做5个小时到几个小时是可以的。

记者:读书的同学现在还有接触吗?董:很多很多。记者:都在哪里?

董:太多了吧,有的在香港,有的在台湾,有的在新加坡。

记者:我们正好有同事到新加坡出差,你觉得方便……(被打断)

董:我觉得不方便,我的事情还要扯到人家身上去,人家在度假……

李秀芳打断:我们觉得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去折腾。

董: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是犯法的事情?花这么多时间搞以前的事情做什么?

记者:如果没有诚信的基础在前面,后面……

董:后面的影响是我的商业合伙人,那是他信不信任我,大家信不信任我没关系。我做这些事情,那是警察的事情,那是我的合伙人信不信任我,这与大家没什么关系。

记者:但是你在做教育事业啊?董:我做教育事业怎么了?

记者:你说要影响青少年,如果缺失了最基本的诚信,到底这种影响是好是坏?

董:这件事情我再给你严重讲,你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澄清一下,要弄得很大……(被李秀芳打断)

“那个时候也许我认为没有卖海南鸡饭,书中的东西你不要咬文嚼字”

记者:有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友说校园里的餐厅到处都有海南鸡饭,你怎么解释?

董:那个时候也许我认为没有卖海南鸡饭,书中的东西你不要咬文嚼字,你这是在挑我毛病啊。

记者:书中有这么多疑问,你不觉得有问题吗?

董:我觉得这个是正面的东西啊,大家看了这个文章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啊。

记者:如果是小说没问题,但是这本书是董思阳著,而且是自传体形式,必须要基于真实的基础。你当时自己感觉没有卖海南鸡饭的?

董:也许有,也许没有。

记者:当初怎么会想到选择报读美国民族大学的?

董:我比较上进,想读一个大学,但当时太忙,非常忙,任何好一点的大学,都要坐在那里读的,这个大学(指美国民族大学)是可以上网读的,是函授的,时间比较自由。我不可能花一年两年时间坐在那里读MBA,在那个情况下又想充实自己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大学。

58